红学研究的丰富和发展

www.38388.com

2018-11-08

  作为古代小说的巅峰之作,《红楼梦》被童庆炳先生称为“经典的长青树”,长期被收入中学语文教材,列为高考内容。 2003年教育部颁文,将《红楼梦》列入课外读物的建议目录,江苏省高考自2008起连续11年考了《红楼梦》,分值4-6分,难度系数逐年增加。 2017年,北京高考的考试说明,将《红楼梦》与《呐喊》《边城》《老人与海》等文学经典作品一起纳入必考范围。 有研究发现“总体上看,《红楼梦》在中学语文中所占的比重在不断加大”。

  2015年曹雪芹诞辰300周年之际,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开展“《红楼梦》专项调查”,结果显示近三成的国民阅读过一遍或以上《红楼梦》原著,近七成国民读过相关作品。 2017年,大陆及港澳台地区共出版各类《红楼梦》论著80余种,微信公众号、门户网站和自媒体上,论曹品红文字更是无法统计。

可以说,无论传统纸质媒体还是网络新媒体,《红楼梦》都是最受宠的文学作品之一。

  对于《红楼梦》来说,阅读、阐释与传播是经典化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环节。 辽宁人民出版社以弘扬传统文化与学术精神为己任,在中国红楼梦学会、北京曹雪芹学会帮助下,邀请在红学界有一定建树和影响的学者组成编辑委员会,严格把关学术质量,编辑出版“中青年红学论丛”,希望持续推出一定程度上能代表当代中青年学者研究水平的红学著作。

丛书的首批图书6种已经出版,包括陈维昭的《红学·学术·意识形态》;段江丽的“红学三书”《红楼梦文本与传播影响》《红学研究论辩》《红楼人物家庭角色论》;苗怀明的《红学史论丛》;唐均的《红学·迻译·文化西行》。 丛书的编辑宗旨,坚持三项原则:  作者为中青年学者。 新一代学人所处环境与前辈迥然有别,学术成果也不可避免地打上新时代的烙印。

他们处于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历史地位,成为红学研究薪火相传的重要一环,但研究成果尚处于自发的、松散的状态,红学论文散见于各报章杂志,难见全豹;著作也没有团队化、规模化的出现。 丛书将作者对象定为20世纪60年代及以后出生的中青年学者,给新时期成长起来的学者提供一个出版平台,展现与前辈学者不一样的“代际”红学的特点。   多元化选题方向。 60年代及以后出生的中青年学者,很多人与前辈学者有直接的师承关系。

由于时代因素,他们在国学功底方面,很难望老一辈学者项背,但也有其自身优势。

他们更善于借用西方前沿理论,对传统文学理论进行重新检视和激活;利用全新的资料检索手段,事半功倍地掌握材料、在前辈研究的基础上“接着往下说”。 可以说,几代学人不断累积的研究成果、科技革新带来的新的研究手段、中西文化碰撞之下层出不穷的理论方法,以及具有新的时代特色的审美风尚等诸多因素,使红学研究得到全方位开拓与推进,使老一辈学者开创的多元化格局得到进一步丰富和发展。

  规范的学术标准。 因为旨在“推出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代表当代中青年学者研究水平的红学著作”,丛书对收入的著作有一定标准。 为了避免有失严谨、缺乏规范、违背科学精神的著作出现,编委会制订了各项标准,包括不限作者的学历、身份、工作单位及研究角度,只注重著作本身的水平,要求选题有新意和学术价值,无论是运用新材料,还是对现有材料进行重新的解读;要对相关课题的先行研究和前沿状况要有相对全面的了解,并且有相对正确的总结评价。 著作要能体现作者在红学领域有比较宽广的知识面和比较系统的理论基础。 要有严谨的科学态度,引用他人成果有说明,论据要可靠充分,说理要逻辑严密。 在概念、语句、篇章结构等方面要具有相对的合理性。 总之,确保选题价值和学术规范是编委会评价书稿的唯一标准。 (“中青年红学论丛”,辽宁人民出版社2018年9月第一版)来源:中华读书报责任编辑:虞鹰。